当前位置:主页 > 小鱼儿主心主论坛 >

文章标题:原告张海贵、赵粉与被告平顶山市市政工程公司、被告平顶山市公安

发布时间: 2022-01-31

  原告张海贵、赵粉与被告平顶山市市政工程公司、被告平顶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

  原告张海贵、赵粉与被告平顶山市市政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市政公司)、被告平顶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以下简称市交警队)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二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李冠卿、被告市政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邵学中、陶国炳,被告市交警队的委托代理人黄德贵、邵世昂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平顶山市高阳路市一中西约100米处路南长期停放有大型铁罐,没有任何警示标志、灯光,2007年6月13日晚,原告之子张建广加班后,在市西苑小区吃完饭骑助力摩托车回家,因主干道对面过来大车,张建广避让时撞到铁罐上当场死亡。被告市政公司未尽管理责任致使大型铁罐长期停放于主车道上,被告市交警队对不具备安全通行的道路疏于管理,对悲剧的发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求判令被告承担30%责任,赔偿二原告损失110218.88元。

  被告市政公司辩称,1、当事人张建广撞上铁罐致死属交通事故,应由肇事的对方承担责任,起诉我施工单位主体不正确,也不公平。2、发生事故路段已于2006年11月9日建成通车交付使用,据《合同法》及其它法规的规定,工程未经验收,发包人强行使用的,由此发生的质量问题或其他问题由发包人承担责任,另外任何单位未经市政主管部门和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批准,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占用道路。因占用者发生交通事故应由占用者承担。我单位对该条道路无权管理,对该道路交付使用后不应承担管理责任。综上,我公司认为原告对我公司的诉讼,缺乏必要的事实,请依据本案事实和法律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市交警支队辩称,我队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如原告认为我队疏于管理的不作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应通过行政诉讼获得国家赔偿。故应驳回原告对我单位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5年11月30日,市政公司与平顶山市建设委员会签订了平顶山市高阳路(三期)道路建设施工合同,工程施工路段为平顶山市光明路至煤机厂段。该工程市政公司于2006年4月5日开工建设,2006年11月该工程路面施工已基本完毕,在没有经验收交付情况下,该路段于2006年11月8日即经政府部门宣布通车使用。但至今该路段的施工工程也未经发包方验收。并且于2007年9月3日市政公司与平顶山市建设委员会又签订了该工程的施工补充协议,协议开工日期为2006年4月5日,竣工日期为2007年12月30日。2007年6月14日1时20分许,张建广驾驶奥立克牌二轮机动车沿该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市一中西100米处时,撞在该路南侧东西放置的由王风成所有的铁罐体西端,造成张建广当场死亡。该事故经平顶山市公安交警支队湛河大队作出的公(交)认定(2007)第232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建广负事故的主要责任,王凤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张建广亲属为原告对铁罐所有人王风成、乔斌及平顶山市建设委员会、平顶山市公安局提起民事赔偿诉讼。因王风成、乔斌下落不明,原告撤回了对王风成、乔斌的诉讼。2008年9月29日该案经本院审理作出(2007)湛民初字第381号民事裁定,以该事故发生路段施工尚未完工,对尚未完工的路段,平顶山市建设委员会、平顶山市公安局没有管理义务为由驳回张建广父亲张海贵、母亲赵粉的起诉,该裁定已生效。现张海贵、赵粉变更被告为平顶山市市政工程公司、平顶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再次提起民事赔偿诉讼。要求二被告承担死者张建广丧葬费105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04356.27元、死亡赔偿金286542元,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等3000元,精神抚慰金20000元,共计367396.27元的30%即110218.88元。

   傲成公司与仙桃顺发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买卖和委托合同纠纷案

   优鸿企业有限公司与湖北大秦酒水有限公司行纪合同结算纠纷案

   许明与中国电子进出口武汉公司、武汉市广播电视局、武汉市银丰数据网络有限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