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鱼儿主心主论坛 >

文章标题:木棉花开红万里

发布时间: 2021-09-11

  今年是中国成立100周年。从五四新文化运动到中国现代文艺史诗开篇,从岭南文艺异军突起到新中国广州文化地位的确立,从改革开放“广式”文艺独领风骚到新时代文化综合实力出新出彩,一幅幅气势磅礴的中国现代文艺历史画卷在广州展开,一批批文艺风云人物在广州这块热土上留下永不磨灭的文艺经典。“时代先声——广州文艺百年大展”全景式展示了广州文艺百年图谱。回首整个大展筹备过程,回望广州文艺走过百年沧桑、创造的百年辉煌,我们充满着激动和感动,在感到责任重大的同时,也倍感荣幸与自豪。

  百年广州文艺,是一部文艺与时代共振的发展史,也是一部红色文艺血脉的传承史。广州文艺的百年,是在民族危难、新旧交替的社会情境中拉开序幕的。五四运动由北而南扩展,而大革命则由南而北推进,广州文艺在这南来北往中,凸显独特的光芒。

  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在“五四”运动特别是中国成立后,文艺救国的理想、中西合璧的愿望、融汇古今的诉求,让艺术家的选择带有更多的理性和自觉。杨匏安、冼星海等集革命家、革新家、文艺家和教育家气质于一身,不仅将马克思主义思想和五四新文化运动宣扬的理念,作为维护民族共同利益和瓦解僵化教条的武器,还在革命精神的指引下,赋予文艺作品介入现实的历史使命,在文坛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广州文艺百年来的发展历程,也是中国文艺从传统转向现代、吸纳外来艺术的过程的缩影,这可以在摄影和书法中得到佐证。摄影是舶来的,书法是传统的,但这两者在广州这片土地上获得了精神上的一致性,这就是外来艺术本土化与本土艺术现代化的“双螺旋”式前行路径。1844年广州诞生了中国第一家照相馆;1922年广州创办中国首本摄影刊物《摄影杂志》,推动着中国摄影走向独立艺术之路。而康有为“尊碑”的艺术理念,开启了岭南书坛求新求变的一贯主张。百年来,广州文艺以主动拥抱变革的心态,自觉投身中国文艺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依靠文化自信,把“得风气之先”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留下了无数至今仍滋养人们心灵的文艺精品。

  “红色”“人民”“时代”是百年广州文艺的底色。特别是在中国的影响和领导下,左翼文艺家们目标更加明确、态度更加坚定。在“左联”的筹备和成立过程中,有大批广东籍作家发挥了重要作用:“左联”第一次筹备会议与会11人中,广东籍占3人;参加“左联”成立大会的40余名代表中,广东籍占10名。20世纪三四十年代,广州的左翼文艺阵营由向外输出到分流,最终在广州、香港集结壮大,完成了自我更新的过程。更加难得的是,在这期间,全国优秀文艺家云集于广州,鲁迅、茅盾、郭沫若、巴金、欧阳予倩、田汉、梅兰芳……他们以开阔的视野和天才的灵感进行艺术实验,推动广州文艺呈现出一派蓬勃景象。

  任何优秀的艺术家,必然会把全部的心力投入到时代的洪流中。新中国成立后,历经战火和革命斗争锤炼的文艺工作者生逢其时,不仅得到党和政府的有力扶持,还通过组织和学院的强大体制,培养后备人才。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广州文化强市的地位就逐步确立,并一直保持着这种态势。以欧阳山、陈残云、吴有恒、黄谷柳、秦牧等为代表的文学名家,紧贴时代变迁、社会发展、民族进步,以《三家巷》《香飘四季》《山乡风云录》《花城》等大量优秀的作品,生动展现了中国革命与建设的奋斗历程和宝贵经验,热情讴歌党和人民伟大实践的丰功伟绩,充分反映南粤人民精神面貌发生的可喜变化,留下了弥足珍贵的文化财富。

  任何经典的文艺作品,都是一个时代社会生活和精神的写照。岭南画派第二代传人黎雄才、关山月有效拓展了中国画的表现能力,尤其是将中国画色彩与墨法形成有机体系,再现了自然对象的体积结构和空间氛围,《江山如此多娇》《绿色长城》《武汉防汛图卷》便是卓越的体现。广州老一辈的书家活跃在新中国书坛,商衍鎏为清末探花,毕生研习书法,其书融颜、褚为一体,端庄而秀劲。叶恭绰虽在北京,却十分关心家乡的书法活动。容庚与商承祚以篆书著称,他们对古文字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吴子复致力于汉隶。秦咢生酷爱《爨宝子碑》,其行书亦笔势挺健。麦华三善楷书,圆润秀美。李天马行楷和润典雅。何绍甲专意北碑,行楷宽博古劲。詹安泰则以碑法入行草。卢子枢、李曲斋行书淡雅秀劲。至于草书,则以阮退之及佟绍弼最为精到。这些书家大多数是大学问家,其书法造诣在全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开放包容、融合创新,是广州的城市文脉,也是百年广州文艺勃勃生气之源。改革开放以来,广州文艺勇立潮头,呈现出多姿多彩的繁荣景象。1982年2月8日,广州成为国务院批准的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广州现象”“广式文艺”逐渐风靡全国。

  创新是广州文化的灵魂,也是这座城市极富活力的因素。广州毗邻香港和澳门,得风气之先,在音乐的创作、制作、推广等方面都处于全国领先地位。1977年5月1日,广东出现了新中国第一支流行乐队——紫罗兰轻音乐队,揭开了中国流行音乐的序幕,广州发展成为中国流行音乐的发源地、主阵地,创造了无数的“第一”:中国第一家音乐茶座、中国第一家影音公司、中国第一次流行音乐大赛、中国第一个音乐排行榜等,原创氛围浓厚,人才层出不穷,对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70后、80后甚至90后都是听着广州流行音乐长大的,无论是不是广州人,都熟悉这里的旋律。

  文艺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上个世纪80年代的广州,率先开放了蔬菜、水果、鱼鲜市场,市民不用鱼票肉票也可以买到新鲜丰富的食材,而且还可以听到《半斤八两》这样的歌曲,人们的心情很愉悦。当时,作家章以武满怀激情创作了6000字的短篇小说《雅马哈鱼档》,经过和黄锦鸿的二度创作,最后由珠江电影制片厂拍成电影《雅马哈鱼档》,由曾饰演“董存瑞”的张良执导,该片在全国反响强烈。这是改革开放以后国内第一部反映民营经济的电影,开创了国内用电影的艺术形式反映个体经济、民营经济的先河,被学者称为是“广东改革开放的第一张名片”“当代广州的清明上河图”。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珠影为代表的广州电影人,用光影记录时代、用梦想照亮现实,拍摄出品了《警魂》《孙中山》《花街皇后》《商界》《安居》《》《所有梦想都开花》《秋喜》等一大批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俱佳的优秀影片,以浓郁的生活气息反映了改革开放的火热实践。广州的电视艺术,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综艺节目,在当时国内都属于领先水平。《外来妹》《公关小姐》《情满珠江》《英雄无悔》《和平年代》等广州影像,向世人展现和传播了广州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所取得的辉煌成就。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之精神,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之使命。党的十八大以来,文艺工作者在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积极投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火热实践,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奏响了时代之声、爱国之声、人民之声。在表演艺术方面,广州文艺界推出了舞剧《醒·狮》、话剧《行在南国·周先生》、粤剧《初心》《十三行》和芭蕾舞剧《浩然铁军》等一批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与此同时,广州再度发力打造中国新人文电影,《点点星光》《掬水月在手》两部“广州出品”的电影喜获金鸡奖,《刑场上的婚礼》入围最佳戏曲片。

  源自人民、为了人民、属于人民,是社会主义文艺最根本的立场和最鲜明的特征。从原创动漫“喜羊羊”到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吉祥物“冰墩墩”,从“最文艺广州在哪里”全国手机摄影大赛到“广州文艺市民空间”推出的各种文化活动,这些无不印证了“人民需要文艺,文艺需要人民”的文艺真谛,广州文艺追随社会变革和时代变迁的铿锵足音更加坚定,展现出技道并进的时代新貌。

  珠江潮水先声起,木棉花开红万里。广州文艺百年发展的轨迹,让人清晰地看到其传承之脉、发展之路:以务实为本质的继承性是其底蕴深厚的坚实基础;以包容为气质的开放性是其海纳百川的魅力之源;以开拓为特质的创新性是其精神内涵的思想底色和生生不息的动力所在。广州文艺百年发展实践对中国现代文艺的转型和发展发挥着双向的作用,一方面,促进中国文艺加速现代化的进程;另一方面,使中国文艺产生世界性影响、绽放无穷魅力。因此,广州文艺具有“中国价值”,它应该是属于中国的。

  胸怀千秋伟业,恰是百年风华。“时代先声——广州文艺百年大展”不仅是广州文艺百年精品的大集结,而且是广州文艺百年精神的大绽放!在喜迎中国建党100周年的时刻,当我们品读这份融合着时代变迁和艺术精神的文艺长卷,一定会生发出充满底气的文化自信,感受到源自于党的恩情和时代赋予的创新使命,从而真正领悟到习总书记指出的文艺真谛: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我们坚信,大展的举办,一定会推动广州走进一个文艺繁花大竞放的美好春天。